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音樂心得分享:選擇性閱讀『私もヴィジュアル系だった頃』之藤井麻輝篇



選擇性閱讀『私もヴィジュアル系だった頃』之藤井麻輝篇   

文/Miro

  (6/27修正備註:由於有一段原文未能細查幾個單字,導致發生些許錯譯,在此修正,並於註.1部分說明作了更動,請多包涵。)

在醞釀寫一篇久違的音樂文章之前,想抒發一下前陣子閱讀市川前編集長的大作『私もヴィジュアル系だった頃』(2006.竹書房出版)的兩篇文章之感想。
會拜讀此書起於近期著迷於自身的原點探尋,不過原因並非是喜歡日本V(視覺)系樂團。或許Buck-Tick會被列為廣義V系,但是對我而言,若更精準地定義,他們與所謂的正統V系,亦即總本山—X Japan為首的那些樂團有著不一樣的氣息。至於有那些不同,於本書中的前Soft Ballet團員的藤井麻輝,以及堪稱是「元祖V系文學少女」的音樂寫手井上貴子大姊的訪談中多少給予了一些答案。本書請來的人物基本上有幾位並非V系,卻因為某些因素而被正統V系歌迷愛屋及烏地接受,因此促使市川繼之前討論V系總本山部分的『私はヴィジュアル系だった頃』後,會再寫這本討論位於外圍或「真空地帶(B-T.ソフバ村)」人物的副讀本『私もヴィジュアル系だった頃』。而這正是「は」與「も」的差別(笑)。

其中最莫名奇妙的就是前Soft Ballet的藤井麻輝了。他開頭便疑惑地問市川前編集長自己怎麼會是V系?然而,始作俑者正是市川!這一切肇因於1994年的那場LSB(Luna Sea、Soft Ballet、Buck-Tick)聯名演唱活動。藤井於此次訪談中不僅解析了SB與正統V系的差異,並談及自身的音樂脈絡,SB團員間怪異相處模式,與曾經製作V系後進專輯的一些感想。縱然SB被劃分在Buck-Tick那個類別(到底是哪種類別?),卻因為完全不具備正統V系特徵,讓藤井能以客觀角度觀察著當時90年代日本正興起的V系風潮。他認為這與日本傳統祭典活動時的舞蹈,以及地方縣市的ヤンキー們(直譯為不良少年,但本書中並非僅指不良少年,請參見註.1)飆車蛇行時會將上半身露出於車外的行為類似,轉換成音樂就是V系,同樣都是一種關於ヤンキー的文化,一種起源於日本地方的本土音樂文化。這部分參照市川前編集長的分析與之後登場的井上貴子大姊的看法,三者不謀而合。藤井甚至覺得V系是在日本人喜歡祭典的民族特性上完美嵌入了一種異樣感。市川對此則進一步回應,或許由於日本「和洋折衷」的思想,使得國內外音樂資訊大量集中於都市,而地方縣市在接收從都市傳遞過來的這些資訊的同時,也發展出一種過剩的純化,一旦這類的地方樂團反攻至都市時,原有的纖細美感亦消失殆盡。此外,藤井還提到這個音樂圈中與他最為知己的音樂人非今井壽莫屬,這點其實不難想像。兩人在音樂品味上有著大部分的重疊卻又不盡相同,他們都愛YMO那種日本的Techno Pop、80年代的工業音樂、噪音音樂,與一部分的哥德搖滾(註.2)。雖然今井壽還帶了日本Punk與歌謠曲的特質,藤井則偏向一點德國電子音樂,但不影響兩人在音樂血脈上的相通,反而使兩個人的合作多了一點誤差的有趣。

近來,因為還看了一些藤井的訪談文字而越發喜歡他了。除了音樂品味與自己滿接近之外,從訪談中也瞭解到他是一個思想獨特的創作者。今年下山復出的藤井接下了日本樂團Lillies and Remains(註.3)的製作工作,雖然他自身的雙人組合「睡蓮」依然處於停止活動的狀態,但與森岡賢的新組合minus(-)正緩慢熱身中。希望他們未來能推出正式作品以撫慰無緣前去看現場演出的歌迷。根據藤井回覆給今井壽時所形容的,minus(-)的音樂是Klaus Nomi meets Iannis Xenakis(註.4),聽到這樣的說法讓我不禁更加期待了!(待續)


註1:ヤンキー,Yankee。此處並非只是不良少年或小混混之意,還指那種想在同儕中贏得尊崇的青少年或是具有這類獨特裝扮風格與消費傾向之青少年。此外,根據市川的分析,他認為V系是日本所謂的文化系與體育會系的合體。這裡的文化系與體育會系是轉化後的意義,指的則是一個人的性格屬性與氣質。因為詳述會過於龐雜,故在此省略。有興趣者請自行查詢相關資料。

註2:藤井與今井都相當喜歡Bauhaus。藤井於近期訪談中提及,聽到日本後進樂團Lillies and  Remains的音樂後,突然找回創作音樂的熱情,這點或許正是因為Lillies and  Remains的Bauhaus風格音樂,讓藤井感受到這個樂團與自己留著相同血液,同時訝異於如今的日本樂壇還有這樣風格的音樂存在。而早期的B-T也非常有Bauhaus的味道,我最近正由此延伸出另一條音樂研究道路…,果然B-T是我的原點無誤。

註3:日本的New Wave、Post Punk樂團,2007年開始活動,2008年正式主流出道。有些日本樂迷認為他們的作品有點神似早期的B-T,不過更正確來說應該是根源於Bauhaus一派吧!先前今井亦曾於部落格中推薦此團。我自己也非常喜歡,算是個人難得迷上的日本樂團。

註4:希臘現代音樂家,受到偶發音樂與電子音樂的影響,導入數學理論來創作音樂。